格子作文网,正规十大赌博网站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优秀作文大全!

登录注册手机版作文库

您的位置:格子作文网>高中作文>高二作文>叙事>高二作文 母亲与花妞

十大网上正规赌博网站

发布时间:2017-05-10 15:34:35作者:体裁:叙事作文来源:互联网
引子:田昊泽,今天把花妞安乐死。嗯?花妞:七年前,我和母亲去上街购买日常用品。一下午转眼就过去了,我们打算坐公交车回家,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女子,她坐在凳子上前面一个盒子里放了两条小狗。她说她家里不能养太多狗,所以只留下一个剩下的全部送给真心喜欢狗的人,我看到了里面的一只有两块花斑的小狗,我给母亲说:妈妈,我可以养狗吗?那...

  引子:

  田昊泽,今天把花妞安乐死。

高二作文 母亲与花妞  嗯?

  花妞:

  七年前,我和母亲去上街购买日常用品。一下午转眼就过去了,我们打算坐公交车回家,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一个年轻的女子,她坐在凳子上前面一个盒子里放了两条小狗。她说她家里不能养太多狗,所以只留下一个剩下的全部送给真心喜欢狗的人,我看到了里面的一只有两块花斑的小狗,我给母亲说:“妈妈,我可以养狗吗?”那时候我的母亲也似乎喜欢上了这个白棕相间的小狗。于是如愿以偿,我跟母亲说,我来清理它的排泄物,我来收拾它。在车上看见小狗趴在我的腿上,我开心的笑了。

  回家后我的父亲非常奇怪--------为什么我们上趟街还带回了一条狗,缘由告诉他之后。他也就不在说什么了,看起来很是冷漠的回去卧室,因为它是有花斑而且还是母狗,我们决定叫它花妞。从此刻起,花妞正式加入了我的家。

  母亲:

  我的母亲是一个单位的普通员工,她的内心单纯,浪漫。她喜欢美的事物,也讨厌世界上的丑恶。曾经的她仿佛对所有的恶都饱含善意的心,而现在…

  父亲:

  与我的母亲恰恰相反,他是个务实现实的男人,他的胸怀不算宽广,但是他可以为认可的人做所有能做到的事情,花妞刚来我家的时候,父亲仅仅是把它当做一个麻烦,仅此而已。

  成长:

  花妞来到我家,最重要的就是食物问题,我们都没有饲养动物的经验,而且花妞似乎在没被我们领养之前在以前的家并没有吃上多少次东西。可能是小狗太多,花妞身体先天不如它的兄弟姐妹,甚至它作为一个一个月大的狗都不会走路,我的父亲说:“你们不会领了个瘸狗吧。”基于种种现象,所以我们似乎一瞬间束手无策了。最后我的母亲说咱们喂牛奶吧,于是雷厉风行的下楼买了一个婴儿用的奶瓶,像是对待婴儿一样抱在怀里喂奶。花妞就这么慢慢的在我家长大了。

  后来它学会了走路,然后学会了叫,然后慢慢的知道了去厕所排泄,去狗窝睡觉。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的温馨。

  火药的堆积: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花妞和我慢慢的长大,父母却慢慢的衰老。父亲因为工作条件艰苦,身体在工作中磨练的比较健壮,而我的母亲却没有这样。哮喘的痛苦,鼻炎的难受,还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再加上更年期的到来,她已经变得越来越暴躁了,她不止一次说过,她的哮喘全是拜花妞所赐,或许吧。

  据说狗的寿命仅仅只有十几年,况且花妞还是一只杂交品种,看起来似乎是蝴蝶犬和本地土狗的串种,也不知道它还能活多久…三年?四年?我不敢现象,七年的生活,在我眼里花妞已经成为了我的至亲。

  每次母亲发火,我的父亲都充当一个压力板,让母亲将种种不堪入耳的脏话转交给他,父亲总是说我的母亲是在单位里又受气了,所以在家里发泄。

  一锅锅的中药,一次次的吊针,母亲的病情仍旧不能根治。而她也愈发暴躁,我真担心有一天,她会做出一些让人不敢现象的事情。

  引线的点燃:

  母亲又不知道怎么了,今天她洗完衣服。把我的衣服拿到我学习的屋子,那个屋子是我母亲所居住的,她边走边让我把衣服自己叠好放过去,然后我就说,我的衣服在我的卧室放,然后引线就被我点燃了,她说我那屋放我父亲衣服的地方,还说我是王八蛋,混账,说我的父亲是个小人天天在我面前诋毁她,之后她把衣服全扔到我的脸上,用指甲把我的胳膊挖出了血印子,随后冲到我的屋子去,父亲赶紧进去劝母亲,我之后也进去了,我说让事实来说话,说完我把抽屉里所有的衣服都拿了出来一一清点,结果事实就是的确全是我的衣服,母亲觉得自己没有面子了,强行把一个我穿上刚刚好的裤子说成我父亲的,要知道我父亲的腰比我的腰粗的多。我和父亲都觉得很无语。母亲恼羞成怒想把门摔上,可是她早就把划门扯坏了,恼怒的她把衣架摔在了我的腿上。

  引爆:

  第二天早上,母亲仍旧觉得我是个王八蛋混账,一直不给我说话,然后告诉父亲,今天把花妞安乐死,语气没有一丝商量的可能。我的父亲也无奈了,但是因为父亲深爱着我的母亲所以他也没有说什么。我觉得我的母亲很可笑,她真的以为很多人喜欢她吗,喜欢她的只有她看不起的我的父亲啊。只是可怜了花妞了。

  算是完满的结局吧:

  一会我的母亲似乎冷静了一些了,写了个条子,上面写着:喂饭,喂水,处理粪便,给花妞洗澡,给它收拾狗窝,如果一次没做到就把她安乐死,我奇怪的看了看她,这些似乎除了收拾窝其他一般都是我干的吧?不理解她是怎么想的。既然她退步了,那么我也要给她一个台阶,我写下了名字。

  末:

  这几年来,我的父亲让我越来越感受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爱,花妞让我感受到了超越亲情友情爱情之外的更温馨的情感,而母亲则让我真正意识到了人真的会变化。从一开始的善良博爱到现在的不尊重生命的不堪,一开始的口口声声的喜欢到现在用生命来对人要挟。要挟和不堪完了还做出胜利者的姿态。我不知道是什么改变的她,是社会的复杂还是职场的不快?是生病的痛苦还是更年期女性的通病?